HKIFF: Kaboom!

kaboom

低能和瘋狂永遠只是一線之差,Gregg Araki 的電影永遠能夠達到瘋狂之上,像一場活生生的都市精神冒險。他是一種自然瘋,由一部亮麗養眼的幽默基片開始,慢慢滲入瘋瘋癲癲的事情。也許一個人瘋不起來,就由年輕男女主角各自遇上怪人怪事,用狂放的世界將他們包圍,裡面瘋人瘋語全無忌諱,全無憂慮地炫耀青春和身體。

不求解讀電影情節的種種暗示與所指。美男子真是做什麼都可愛的。我們早早就沉迷於男主角自信發亮的眉眼之中,被收成迷,之後無論發生什麼都會拍手叫好。到電影院來只求這樣瘋狂一番,投入在這精神冒險之內,享受在當下現實以外的一點迷幻美,微微拈回一點從前求學讀電影讀藝術的浪漫。

一如《Smiley Face》所說,這是一場 one hell of a crazy ride,就在世界被 kaboom 一聲爆開之前爽爽享受吧。

35th HKIFF: 香港國際電影節

大會的第35屆,我的第4屆,一年一度的盛事。

過去選節目時我有萬個擔心,今年我什麼都不管,相信事在人為,下班後趕赴電影院的緊逼時間可以再安排,連續數晚夜夜觀影的疲累可以抵得過。決定之前只是一個問題,想看還是不想看?想就解決其他小問題吧。結果選了十一部,創參與電影節四年來新高。如果看電影只消跑幾個街區、捱幾天睏,那就這樣吧。有趣電影不能錯過,這才最重要。

今年選了多部實驗性較強,古靈精怪少少的。其餘則繼續追隨個人喜好和導演上路。期待好戲連場,會場見!

23/3// A Useful Life 電影就在街角

喜歡看到別人的狂熱,尤其是電影、音樂這些還說夢想的地方。

25/3// The Four Times 四時之樂:人、羊、樹、煤

有關電影、導演我什麼都不知道,中選全因他的光怪陸離。

27/3// Ruhr 魯爾區

29/3// The Illusionist 幻象師

我是 Jacque Tati 的擁躉。期待再看到囧囧有神的小角色。

30/3// Special Treatment 高鐘女王

31/3// E-Love 伊戀

01/4// Kaboom! 砰嘭!

拿到節目表後隨便翻翻已被劇照的男角吸引,再看到導演名字:Greg Araki,我就知道自己是無論如何也要入場的了。看過 Mysterious Skin、Smiley Face 就迷上這位導演,迷上電影裡面那種年青的氣息和迷人的主角。Greg Araki 的電影無論從合法和非法途徑都不易找到,在電影節遇是不能錯過的。

02/4// A Life in Suitcases 流亡三部曲(精華版)

02/4// Attenberg 性教育奇觀

怪雞的性教育究竟是怎樣呢?但其實,性教育在活生生的生活裡不一直都以怪雞的形象出現嗎?

03/4// Oceans 洋洋大觀

喜歡所有關於海洋的片段,尤其這種拍攝海洋生物優美姿態的。法國製作,對於我們這些看慣 BBC、Discovery Channel 紀錄片的,吸引力大增。

05/4// Chico and [...]

電影節《安非他命》

今天在電影節看了《安非他命》,拍爛手掌。

近日電影因為裸露鏡頭和雞姦戲,被報紙寫得鬧哄哄,自己看進場時也不帶什麼期望,因為畢竟,導演的風格大家都知道了,壯男露體,是必定的。而這些鏡頭,一向來得突兀。《無野之城》球員的裸跑、有如酒池肉林的更衣沐浴。《永久居留》裸泳、主角進新居時全脫,話自己在家唔鍾意著衫!這兩部電影都帶來視覺震撼,除了因為壯男養眼外,在本地銀幕亦實在少見。

事後兩次自己都想,裸露是必須嗎?屬劇情需要嗎?這次關於《安非他命》的討論,在網絡上普遍看過後,亦主要圍繞這個問題。

是劇情需要嗎?

在較保守的銀幕,電影上的裸露需要劇情的合理充足以及豐富的支持,是戲情需要,不得以之下才可以做的行為。以致電影主角多數躲在被窩裡作愛,面壁淋浴,又或者全年泡泡沐!在歐洲等較開放的銀幕,這個情況比較少。電影人和觀眾都坦蕩,作愛做的事、所需的身體部份全見,近鏡遠鏡都不避忌。但這些電影來到香港必成三級電影,就因為有這種坦蕩。在香港,避忌成了平常,流露變成異類,壞了很多好事。

雲翔電影在經過《永久居留》後,在我心目中變成「坦蕩偏愛露」的一類。導演喜歡不避忌地拍人物的房事、體育活動及個人衛生事宜,亦喜歡製造機會,讓人物經常進行這些事宜。人物經常做運動,出汗,要沖涼,識到靚仔,再找房間解決等等。

只要這些劇情出現,導師必定不避忌地拍。這在雲翔電影上是必然的。但拍這些鏡頭是危險的,坦蕩和故意坦露只一線之差,需要看導演安排的機會。伏線舖排得稍留痕跡,讓觀眾有所準備,才能在香港成功過關。

個人認為這次導演做得正好,在達成劇情需要的要求之外保持坦蕩風格。雖然仍避不過媒體及電檢,在公開上映需要刪剪內容,是可惜。不過,雲翔電影最值得欣賞的在於他的坦蕩和勇敢。如何在自然流露之中表現坦蕩,才是最重要的地方。這在他的下一部作品,我會密切期待。

另外必須大讚彭冠期的演出,吸毒後的肢體動作尤其出色。

電影節《這事不能說太細》

選這部電影完全因為節目表的介紹將導演和大地導演(Jacques Tati)連上關係來。二話不選,《這事不能說太細(The Time that Remains)》立即入選。由於之後也沒有再詳細看簡介,直至電影的初段,也還以為這是一部在法國發生、說法語的電影。至電影中段開始,因為敘事結構及對歷史背景的不認識,更慢慢有點迷失。幸好鏡頭和對白的細部幽默處處,仍然能夠樂在其中。

因為大地導演(Jacques Tati)而入場的我,處處期待似曾相識的場面及視覺風格。沒有失望之餘,還驚喜這部電影是由骨子裡像起來的。

喜歡大地導演(Jacques Tati)由《Play Time》開始,喜歡看他電影的畫面、構圖及人物的動作。喜歡他的電影不靠言說,以場面調度和肢體語言表意和敘事。最初被他的畫面吸引,後來再細想才知深刻繼而迷上。電影語言不就是這最重要嗎?以視覺感觀為主調。這樣電影才可以成為共同語言啊!

喜歡大地導演(Jacques Tati)的另一原因,是喜歡看於樂叔叔(Mr. Hulot)於電影中以局外人的身份走來走去,四處闖,肢體語言簡單出色又逗笑。於樂叔叔少闖大禍,但常於小事小處上鬧出笑語,他縱用力也只是在事態的外圍打轉,總處於 doesn’t quite fit in 的狀態中。我想,我們喜歡看怪電影的,這種怪異的處境,也必有心理投射吧。

《這事不能說太細》在畫面處理上一如很多歐洲電影般細緻,主角也像於樂叔叔(Mr. Hulot),在社會及家族歷史的規模下成為無力的小人物,無能為力,只在外頭打轉。人物間的交雜充斥著疏離,來來往往卻又無關痛癢。

一直沒想過用什麼來形容於樂叔叔(Mr. Hulot)這種或被排擠或自然而致身事外的狀態,直至看到《這事不能說太細》的副題(Chronicle of a Present Absentee),Present Absentee,我就知道了,就是這狀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