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朝驚醒已在目前

踏入廿三歲,回頭看,這是唯一足夠的形容:「怎麼走了這麼遠?」

我不是說自己已經經歷了什麼風高浪急與人生高低,也不是想要說自己有多成功。因為不是。我並不成功。我是勞動市場上的普通人一個。這年來營營役役上班下班,自己慢慢變成這個社會裡面最大群體之一,ONE OF THOSE,朝九晚六七八九的上班族。

離原本想的有些遠
一周之中我們最累的日子是星期一。星期二狀態會回復點。星期三回勇。星期四又開始計劃周末了。到星期五,我的驅體還在勞動,我的心思已經飛到海灘去,到郊外去,在商場的廚窗之外、餐廳的美食之間、唱片店的畫面和節奏,還有周日床上半睡半醒之間的享受。我們從來沒有在工作天的早上如此想念溫暖睡床,又沒有在晚上如此精力充沛,捨不得自由的時光又被睡眠消耗了,忙著上網、閱讀、和朋友胡扯,想要把生命中還未售出幾個小時充分利用。如果我們相遇,我們至少有一個共同話題:工作很忙,辛苦得來沒什麼意思,你的老細吹毛求疵,我的上司最會變臉,客人又要求多多。如此種種,和讀書時代想像的生活,差得遠。

好比揀選歌舞的路線但拍了一齣打鬥片
很多人都沒想過,自己會在現職的公司待了那麼久。尤其初畢業的,起初希望試試看,行業、職位、工種都不介意,開眼界最重要,薪金其次(或相反)。與大學修讀的科目無關也無妨,什麼也是學習的一種,只要用心和努力,同樣有出色。以為用三個月至半年,把公司運作看透了就離開,但遍遍新挑戰又接踵而來,離不開。轉工有困難。外面不是沒有工作機會,但高薪厚職難求,工資相約的又不比留在原地好。結果大家以為自己正開向港島南部嗎?卻一路向北,來到這裡。

別說出發以後習慣失去
我們都曾經想過,不如把心一橫,先做了離開的決定,以後的事就以後再算吧。對嗎?自己的理想生活在上班路上經過的那個山坡之後,但不敢去貿然去闖。需要支付日漸長大的支出啊。對屋企應負的責任呢?一個月難得一次和朋友去食餐好的奢侈啊。還有旅遊和讀書大計。結果我們還是乖乖地坐在辦公室。工作算不上太討厭和沉悶,只是和心目中的理想有點距離,一天八小時,我們覺得自己像囚鳥。不太自由,但活存。

不可更改的最佳路線,何謂幸福秒秒在變
其實實情沒這麼差的。我們是有得著的,只是這個狀態太像迷失了。我們去工作,偶爾也會在星期三的下午得到稱許,努力受到各種肯定。我們也都享受午飯時候,或在茶水間的轉角,說點無謂的八卦、BITCHING、說些有的沒的。我們得到各種各樣從未想像的認知:販賣客戶聯絡的市場推廣公司、化妝品特賣店的過期貨品、疑犯的奇怪犯案動機、留學生的逍遙與辛酸等等。有些時候,我們都樂在其中。

但我高興繼續漫遊於這裡,寫好這刻這一句
我們有個怪習慣,總想要抗衡社會的同化作用,努力避免自己成為ONE OF THOSE——那些自己曾經嗤之以鼻的生活形態和想法、妥協和稍欠堅持。間歇性地胡思亂想,撫心自問自己的理想生活本如何、現在如何、終歸又如何。我算是太早放棄了嗎?我算是稍有甜頭就見風駛舵嗎?自己的堅持在哪裡?理想呢?我開始懷疑,這就是長大。這個過程不會停止,我們始終經歷反反覆覆,行過一區又一區。一切只能隨遇。

由這裡。行過去。誠實地。無懼地。由無知走到這裡。

(那張美麗圖片在這裡找到,真心喜歡。)

Leave a Reply

 

 

 

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