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隨身的教養:衝衝衝與激勵大師

早幾天友人相約吃飯,聚舊以外還向我推薦了一個激勵大師課程(你也可以稱他為心靈課程、人生課程、Motivation Course、領袖訓練課程,反正還未親身出席過,怎樣歸類還是會有犯駁的地方。)根據友人所說,課程主要幫助你認清人生目標及理想生活模式,再透過回顧、分享、討論,了解自己過去的行為習慣,改善妨礙步伐的態度,從而幫助你更快達成理想。教學以經驗學習為主,由國際導師(International Trainer)教授。振振有詞,一副不參加就笨的架勢。

雖然圍繞著這類激勵課程的討論負面,我還是基本上認同他所提倡的態度的。有理想有想法的確是絕對不應遲疑,立即就該努力去做。成為大師需要一萬小時的練習,時日如飛,我們總跑輸的。這些亦是從小到大,由我的志願到社福機構的領袖課程、流行音樂、電影等一直灌輸而且深深影響自己的態度。追夢一直都是生活和成長的重要部份。

但幻想有時候是狹窄的。孩童時期我們從身邊人事取材,志願成為老師、警察、醫生。這個模式在長大後亦從來沒有改變,只是經歷多了眼界開了,志願多了但亦更實際,更受社會的職業貴賤影響。看得到的才想得到,而幻想又往往比事實美好。如果你幸運,在學時期還可以在僅有之中選擇喜歡的科目。直至畢業,因為沒有幾份工作能配合喜好,我們只能從現實之中找最好,再從中學習,跟隨喜好,見步行步,水母人間。慢慢知道「我的志願」這種由幻想主導的模式不實際,因為現成看得到沒幾份是我們真心喜歡的。結果我們放棄理想的幻像,但留起想法和態度,繼續有自己的準則,知道什麼好什麼不好。

初嚐工作況味時,參加這種激勵課程是危險的。你怎知道年輕的心思和眼界,就如無數篇「我的志願」,能為自己劃出未來的理想生活藍圖?你怎知道自己不是在前路茫茫的狀態下,從僅有的選擇之中捨難取易?當中包括著金錢世界強套下來的價值,你又清楚嗎?

如果清楚明白,又何須參加呢?

但如果參加,就如我們做任何重大決定之前,問候自己一句:「這十年來做過的事,能令你無悔驕傲嗎?」答得到,就去吧!

一朝驚醒已在目前

踏入廿三歲,回頭看,這是唯一足夠的形容:「怎麼走了這麼遠?」

我不是說自己已經經歷了什麼風高浪急與人生高低,也不是想要說自己有多成功。因為不是。我並不成功。我是勞動市場上的普通人一個。這年來營營役役上班下班,自己慢慢變成這個社會裡面最大群體之一,ONE OF THOSE,朝九晚六七八九的上班族。

離原本想的有些遠
一周之中我們最累的日子是星期一。星期二狀態會回復點。星期三回勇。星期四又開始計劃周末了。到星期五,我的驅體還在勞動,我的心思已經飛到海灘去,到郊外去,在商場的廚窗之外、餐廳的美食之間、唱片店的畫面和節奏,還有周日床上半睡半醒之間的享受。我們從來沒有在工作天的早上如此想念溫暖睡床,又沒有在晚上如此精力充沛,捨不得自由的時光又被睡眠消耗了,忙著上網、閱讀、和朋友胡扯,想要把生命中還未售出幾個小時充分利用。如果我們相遇,我們至少有一個共同話題:工作很忙,辛苦得來沒什麼意思,你的老細吹毛求疵,我的上司最會變臉,客人又要求多多。如此種種,和讀書時代想像的生活,差得遠。

好比揀選歌舞的路線但拍了一齣打鬥片
很多人都沒想過,自己會在現職的公司待了那麼久。尤其初畢業的,起初希望試試看,行業、職位、工種都不介意,開眼界最重要,薪金其次(或相反)。與大學修讀的科目無關也無妨,什麼也是學習的一種,只要用心和努力,同樣有出色。以為用三個月至半年,把公司運作看透了就離開,但遍遍新挑戰又接踵而來,離不開。轉工有困難。外面不是沒有工作機會,但高薪厚職難求,工資相約的又不比留在原地好。結果大家以為自己正開向港島南部嗎?卻一路向北,來到這裡。

別說出發以後習慣失去
我們都曾經想過,不如把心一橫,先做了離開的決定,以後的事就以後再算吧。對嗎?自己的理想生活在上班路上經過的那個山坡之後,但不敢去貿然去闖。需要支付日漸長大的支出啊。對屋企應負的責任呢?一個月難得一次和朋友去食餐好的奢侈啊。還有旅遊和讀書大計。結果我們還是乖乖地坐在辦公室。工作算不上太討厭和沉悶,只是和心目中的理想有點距離,一天八小時,我們覺得自己像囚鳥。不太自由,但活存。

不可更改的最佳路線,何謂幸福秒秒在變
其實實情沒這麼差的。我們是有得著的,只是這個狀態太像迷失了。我們去工作,偶爾也會在星期三的下午得到稱許,努力受到各種肯定。我們也都享受午飯時候,或在茶水間的轉角,說點無謂的八卦、BITCHING、說些有的沒的。我們得到各種各樣從未想像的認知:販賣客戶聯絡的市場推廣公司、化妝品特賣店的過期貨品、疑犯的奇怪犯案動機、留學生的逍遙與辛酸等等。有些時候,我們都樂在其中。

但我高興繼續漫遊於這裡,寫好這刻這一句
我們有個怪習慣,總想要抗衡社會的同化作用,努力避免自己成為ONE OF THOSE——那些自己曾經嗤之以鼻的生活形態和想法、妥協和稍欠堅持。間歇性地胡思亂想,撫心自問自己的理想生活本如何、現在如何、終歸又如何。我算是太早放棄了嗎?我算是稍有甜頭就見風駛舵嗎?自己的堅持在哪裡?理想呢?我開始懷疑,這就是長大。這個過程不會停止,我們始終經歷反反覆覆,行過一區又一區。一切只能隨遇。

由這裡。行過去。誠實地。無懼地。由無知走到這裡。

(那張美麗圖片在這裡找到,真心喜歡。)

看著柯迪流淚半場

Octave 柯迪夫 張敬軒 王苑之

昨晚突然有票,不帶期望地去了演藝學院,看柯迪夫。我甚至不知道劇的主題,只知道有自己喜歡的張敬軒、王苑之和梁祖堯。他們會唱歌,便懷著看演唱會的心情出發。我沒有想過,會這樣感觸良多,眼淚流了半場。

1.
為了我們那句「仆街就仆街」
我也差點忘了,我們也有一句「仆街就仆街」。我們說「死就死!」。

那時一大班同學,想將事情做到我們心中的最好。還未會計算,不知道自己冒著風險,愛用睡眠時間換微不足道的堅持,那些在別人眼中痛癢無關的小事細部。憑著「死就死!」的精神,全力拼,大無畏。那是做學生會做分組報告時經常說的。那是一生以來,什麼都最有可能發生的時代。

Back then we might have sensed something going wrong, but we dared to make it right。現在工作,只敢默守成規。

2.
為了那群用青春換理想的年青偶像
這種故事,由他們來演,最有說服力了。他們是靠苦苦堅持,才熬到今天進出大舞台的。至少故事是這麼說的。

流行音樂是少數還講理想,還講改變世界的地方。將唱機播到十,聽林一峰、楊千嬅、BEYOND、盧巧音、何韻詩,為自己打氣。堅持沒有錯。因為那是自己喜歡的事,縱使沒加班費也堅持,要做好。亦縱使,那是沒人注意的細小部份。但堅持過,自己知道。

3.
為了同老師作對的時代。挑戰權威,最後化敵為友
中學雞時期我最愛辯駁了。自己做對做錯也要和老師執拗。不為什麼,喜歡挑戰權威。最後被權威壓到,被迫寫悔過書,通知家長。在校園裡老師權力大,身為學生覺得老師一言堂。那時未知,大部份老師說話都出自真心。後來知道了,便一生感激。

4.
為了那部青春預言書
在一部關於過去、理想與現實生活的劇,背著年青往事,張敬軒唱預言書,喊到死!

但我認。當時我連歌名也沒記起來。我只記得,時光機,留給你。萬能俠,成歷史。預言無數,世界太多變數。青春預言,並無別人守到老。

5.
為了最初我們都很清楚,但最後卻忘記了的對與錯和理想。和自己。和選擇
畢業。工作。每日過著循環的生活,周日上班下班,周末掛住玩。戶口多了一點錢,可以買些消遣。以為那些是享受,因為過程之中我們的確享受過。

某一朝醒來,有一把聲音在心裡唱起一首歌。開始思索,發現生活和原本想的相距愈來愈遠。那刻不以為然,以為不同也沒不妥,現在的生活也算理想。直至看到台上演活了自己和眾人才知道,那是早已被拋下的自己的曾經的一部份。自己的理想,可能真係唔覺意跌咗落地鐵月台

落淚因此。一朝驚醒已在目前。追不到原來樂趣。

青春就這樣在工作中消磨

從前我對什麼都不滿意,這個廣告這個封面唔靚,冇驚喜,稍為有趣的意念被多次重覆使用,什麼都麻木了。那時要求高,愛批評。那時自己做起事來有堅持,亦未明所以,什麼關於工作上的人事和處境的各樣種種。縱然那只是點點堅持,又多只在自己鎖定的小小範圍來,那種堅持,現在知道珍貴了。

工作大半年,慢慢了解多了社會。在辦公室內,大部份人都身不由己,亦不是自己。我們需要以工作要求的態度處事,以三吋不爛之舌討價還價,為了銀碼最細的報價表。無所不用其技,開空頭支票,「是的是的,如果這次成功,我們會再訂的。」對話之間遇著不知所言,為了圓場,便胡說過去。多次身歷如此境地後再聽到別人瞎扯,即多了一份體諒。我知道了,你也不是你自己,你也不想這樣的。我體諒。我慢慢讀到你背後的意思了。

以前我認為這是虛偽。
公事上的對話,客氣非常,電郵上下兩個「Thank You!」,還要加上感歎句,故作興奮。明明大家都沒幫助對方完成什麼!現在我知道,這算是種體諒。而年青人初來辦公室,必須學會放下自己,做這人群之中的小角色,傲慢偏見請暫放在一旁,工作時並不需要配備於身上。

我想找回那點點堅持。
因為這才重要。工作不應只為了完成,還要為自己。我懷疑,體諒是源自一片好心,還是我們都不敢用從前那無負擔的尺,去量度如今的自己?工作時有找藉口嗎?沒時間了。預算不足。支援不夠。牽一髮動全身喎!等等等等。推說處境太多制肘,隨隨便便,便胡混過去。

沒有要求的話,度過一天八個小時很容易。會偷懶的最易找到同伴。要抱怨的必定找到姊妹淘,找到到後巷「打邊爐」的最佳伙伴。但我不願青春就這樣度過去。

背棄了理想,誰人都可以。
其實我沒有理想。我的志願從來不會寫。我只希望每天起來精神奕奕,晚上入眠時不覺得那天白過了。我相信鍛鍊堅忍和堅持,才是作為人的好質地,亦可以是所謂履歷上的最佳賣點。我希望我不需要體諒大家未盡全力,不由自己。但我必要鍛練得到堅持,狠狠批評時才不至心虛。

同學們,原來我錯了。那天聽說你們的超低薪工作,我暗裡覺得你們傻。現在我知道了,為了自己喜歡的努力,這樣堅持,才是對的事情。薪水厚薄是重要,但也其次一級。

賴床的惡習

021/365: Wakey wakey! by dotbenjamin其實只要鬧鐘一響,就立刻動身,離開睡床,便什麼事都沒有了。就是這一瞬的決斷,足夠為每天省回了十五分鐘,為一年省回整整四日!早上沒賴床,之後一整天都可以精神飽滿,因為一開始自己就戰勝了效率的最大敵人,惰性啊!這些怎樣計?不能計了,是天文數字。

現在想想,有多少日子,早上不願起來,心不甘情不願地上班去。回到辦公室,仍然未想工作,留戀睡床。那時睡床就是世界最遙遠的地方了!需要整整八個小時的辛勞工作,才能心安理得地回去。如果身體容許,甚至情願不吃午飯,來,就讓我省下一小時,早點回來吧!我要回家啊!

又有多少個晚上,覺得那天什麼事情也沒做好,虛度過了。卧在睡床,仍然捨不得日子又即將過去,開著收音機,按手機,上網,看那幾個已經在辦公室「重新整理」過無數次的網站!一次不夠,來來回回,期待在以睡覺結束又一個清醒日子前,流連一番。

就是這樣來來回回,處境和意願的錯配,浪費了日子的!總在辦公室裡面想家,但下班才想起最重要的公務,想到最有效的解決辦法!起床才希望睡眠,臨睡又流連清醒!身處熱鬧又期望安靜,獨處又難以安心。

這樣不能。

但往往又不能由早上做好。我一起來就錯了!決斷給惰性打敗。外面有點冷,還是被窩舒服點。頭有點痛,再睡一點應該會好一點。後來連眼睛又睜不開了,或者是太疲累了——

但到了最後一刻,還是要動身起床!

一天之中,起床最重要。只要能由起床做起決斷來,就什麼都行。就這一點點啊!但就這一點點,永遠都做不好。我明天都下班都和自己說,明天一定要早起來,打點好才上路。但每天早上,我仍然匆匆忙忙。

去了工作,我們有這種犧牲

由學生變成僱員,一天九個小時用在辦公室內,加上交通,半天耗掉。如果你幸運,一個星期可以享受兩天假期,選擇上街逛就要和千萬個同路人拼著逛廚窗等減價季節,髮型屋、咖啡店、書店、唱片店都是人,人和人!立刻懷念大學時所謂天地堂,去逛商場去飛髮,找個地方坐坐和同伴聊天,又可以躲在圖書館看書,多空閒舒服。那時陽光好有時間享受。那時下午可以看卡通看電影。那時不需要付出什麼,就有收穫有享受。

一個月終於完結,看著那張四/五位數字的支票,別人可能不知,那是我們賣了WEEKDAY SHOPPING換來的!那是我們賣了陽光海灘換來的!那是我們賣了KERORO換來的!我們什麼喜歡的可以賣的都賣了,才換來的!

那時不明白,所有人都羨慕學生。現在明了。親身體會,而且羨慕他們。處境轉得多快,這只是短短幾個月的時間。

今天是星期一,我多麼期待星期六的來臨呀!